啊…这里是教室-黄文

分类: 浪漫花语  时间:2023-08-06 16:04:31 

《台北公寓女郎的真实故事》

我叫阿祥,大家都叫我阿熊,因为祥的台语发音很像熊,而且我又身高180公分,身材粗旷,所以大家都这么叫。下面的故事是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上,不;应该说发生在19个人身上。

姜一妙突然用双手拉住顾石的手臂,轻轻摇晃着,道:“求求你了,石头,就让我去吧!”

且发生在台北市信义路三段的荒唐故事,这个事件绝对是真的,不过连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不相信。

只听喇嘛哥“哈哈”大笑,道:“有意思,有意思,顾施主好奇特的精神力,好精深的掌控力,佩服佩服,果然不愧是有缘之人。”

故事发生在去年八月,那时我28岁,又由于那时没有工作,每天又沉迷于网咖及赌博,所以欠了一笔小钱。

“那您为什么会在冰原上呢?”顾石问道:“您的父母呢?还是他们抛弃了您?”

而我常去的网咖附近有一栋五楼公寓,从网咖的玻璃窗看出去,我发现那栋公寓,每天早上约八点左右,有一名约30岁出头的男子出门上班,然后到晚上七点后才会回家。

顾石猛然回头,之前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拜农和莫拉欧斯身上,竟然未能察觉,不知何时,巷口伫立着一道身形,此刻正缓步走了过来。

但我意外的发现,不论是他晚上回家,或有事回家,他都习惯按公寓五楼的门铃,且每次都看见他先按二下,再接着按三下,然后门就开了。

兄妹两就这样的谈笑着,直至在颜乐的坚持下喂了他午膳,她才起身,和他说要回去。

于是我观察了约一星期,就跟我一个在网咖认识的朋友说这个有趣的事,我这个朋友叫小宏,他也跟着我观察约快二周。

啊…这里是教室-黄文
啊…这里是教室-黄文

但她——却因为要捉弄自己,做了那么多——听似很美好的假设和推演。

就在去年八月的时候,我因为欠了朋友约八万块,我跟小宏说后,这小子居然说:我们去那男的房子里看看,就照他按门铃的方式试一试,搞不好真的会开门喔!

他真的爱极自己的颜儿,真的佩服自己的颜儿,可以满足自己,可以用她对自己的爱来让别人认同自己。

原先我还没这个胆子,不过在阿宏一再的怂恿下,又让朋友腷债的凊况下,只好答应他了。

石芳听了不同意了,不等林清说话就插嘴说:“诶,判官大人呐,这咋要单独谈了呢?有啥事儿我们不能听啊?你看这样,我和我老伴儿就坐在旁边儿,不吱声,行不?”

我们去买了一付手套与口罩,然后一早就在那栋公寓外等着那男子离开,因为我们想等那男子离开后,马上进入偷完值钱的就闪人,他应该不至于在短时间内回来。

“我要你的命!”古班尼面色怨毒,看向扑克脸的眼神恨不得想把他生撕活剥,刚才明明是自己占优势的,但是鬼知道仅仅是一瞬间,自己就不明不白的被人家阴了。

于是我们看见了那男子离开后,阿宏大胆又迅速的去按了门铃。

便尽力压制,心道:大抵是庄主派来监视我,时常与岑前辈有所联系吧。

嘟嘟--嘟嘟嘟,等了约五秒,喀--门真的开了。

他的想法很好,姚泽右手身前虚握,半空中毫无征兆地出现一个黑色的大手,一把就捞住了那几道黑影。

我们蹑手蹑脚的爬上午楼,见到五楼的铁门只是扣上而已,并没有完全关上。

他用神识再次扫过,突然眉头一动,左手一挥,那毕方鼎在半空一阵旋转,直接消失不见,而他的右手指尖上却漂浮着一个小小的光点。